我的家乡-捕鱼网

第三版 封面
正文
我的家乡
职场随感      南益电脑 小潘

     我的家乡在一望无际的皖北平原,方圆几百里都见不到山。有的只是春天田野肆意的暖风;夏天风吹麦浪的美景;秋天遍地金黄的庄稼;冬天在厚厚的雪被下入睡的翠绿麦苗。生于厮,长于厮,从这片平原里走出来的人:男人个性耿直,女人善良、贤惠。而这片土地上经历千古所孕育的人文风情,就是我永远的财富。

     走在朝气蓬勃的五月田野小路上,三三两两的庄稼人会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到最近的集市上赶集,男人们早就把小四轮突突的发动起来,在车厢里放上几个小凳子,小媳妇们会把干净的衣服换上,挎着竹篮准备带回要买的东西,老人和孩子们也早就在小凳子上坐好,回头看着女人们锁门。

  集市不大,但很热闹,人来人往,吆喝声此起彼伏。虽然比不上大城市的眼花缭乱,但也还称得上物品繁多,一早起床的小商贩们早早的支起台面,从穿在身上的衣服,到锅里要用到的五香粉,从家居用的暖水瓶到农忙时要用到的木锨,所有农村人要用到的物件,都可以在这里寻到。尽管这里的商品廉价,但却实用,穿行在小摊一字两排摆开的街道中间,男人们可以买到他们田间劳动休息时所抽的香烟,女人们可以买到带着小花的发卡或化妆品,而孩子们更可以在这里缠着大人买酸的直流口水的糖葫芦和小玩具。

  集市上卖音响的店里播放的不是流行音乐,而是一些有条件的民间艺人录制的坠子和豫剧。台球桌子前是一帮年轻后生的面孔,他们无心留意街市上的热闹,因为村子里没有台球桌,而三三两两的姑娘们会拉着手一起逛街,他们和城里的女孩子们一样,喜欢漂亮的衣服和鞋子,往往会从一个店逛到另一个店,也没能下定决心买下哪件衣服,而她们迎面遇到同村英俊、帅气的后生时,会羞红着脸,赶快跑开。

  临近中午,没能赶回家吃饭的人们自然而然在集市上解决,小孩们好打发,几个油煎的包子和一碗油茶就能吃饱。男人们喜欢的是三三两两坐到布幔搭起的棚子里,棚子里的摆设很简单,油漆斑斓的四方桌和凳子,桌子上的竹筒里插着筷子。而棚子的门口往往是面朝街的另一面,废铁桶改造而成的炉灶上支着一口大锅,里面煮得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翻着红辣椒的羊肉汤。老家的羊肉汤和别的地方不同,不全是羊肉,还有脆绿的大白菜和老家特有的红薯粉丝,红色的辣椒和绿色的白菜相互映衬,刺激着人们的肠胃。而炉灶的旁边的案几上,会摆着调料和碗碟,卖汤的老师傅穿着油腻腻的围裙,带着同样油腻腻的套袖。麻利的把几个搪瓷盆在桌子上一字摆开,然后均匀地在每个盆里放上调料和切碎了的蒜苗,抄起刀在案板上把刚从锅里捞起的肉切成片,分在每个盆里,再抄起大勺把汤浇到这些盆里。撒上香菜、淋上麻油,一盆可以当菜又可以当汤的羊肉汤便成了。男人们这时候会再叫几个小菜,一瓶啤酒,边吃边聊着农活上的事情。吃到最后准会叫上一盆鲜美的羊肉汤和沾着焦黄芝麻的烧饼。

  现在从一个城市飘到另一个城市的我想回家已近成一种奢望。我的家乡一草一木,让我在喧嚣城市里冷静下来时,无不让我动容,那里有我最亲的人,那里是我的根。